小心情

每天都有很多小心情。

罪孽1悲剧

        小镇被黑暗所笼罩,某个废弃的工厂中隐约传来了些哭喊声。
        哭喊的源头是有着银发的少年,他有着金黄色的眸子,瞳孔的形状是竖长的菱形,那奇特又美丽的眸子里此刻盛满痛苦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要……求求你们了……”他的上身赤裸,颜色深浅不一的伤口纵横交错在他的背部,“求你们了……啊!!!”只见他身边站着的紫发少年手持短刃一下子刺在银发少年的左眼,看着红色的鲜血汨汨流淌,那少年兴奋的舔了舔唇角:“把你买下来的可是我们,你的姐姐我们都放了……为的可就是你这个,容器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说罢,他附身,唇一允,鲜血的味道弥漫在那少年的口腔:“青哥儿,你的味道真好。”青哥儿的右眼茫然又绝望的看着工厂废弃的棚子,疼,疼,疼的都麻木了,他想喊叫,可是再怎么喊他也只能发出短促的“啊”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 真想就这样死了算了。可是,死不了,无论伤口多重,他都能拖着这样残缺的身体活下去,然后静等伤口愈合,面临新的虐待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的姐姐跟你同胞怎么会没有这样的力量呢?”
         说话的人也是一名少年,黑发高马尾,叫菲利特。菲利特在魔域中是贵族,是唯一不虐待青哥儿的人。但青哥儿知道,这个人很精明。他身体紧绷假装沉浸在疼痛里,继续茫然绝望的看着头顶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阿诺你先走。”菲利特说,那紫发少年狠狠一捏青哥儿的脸颊,发泄下自己的不满,还是听话的走了。
        菲利特并没放过他,他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,最后也附下身来,青哥儿的右眼一晃,对上那人的眸,然后他听到了他用极其温柔的声音说:“其实我也很喜欢你的眼睛。”
        手指“噗”按进他右眼里。
        陡然青哥儿失去了光亮,最后记得的只有菲利特的眼睛,也是金色的,失去光明的人会对其他感官更加灵敏,温润的唇映在发疼的眼睛上,灵巧湿润的舌头在血液中搅动,冰凉的沾着血水的手指划过他的脸颊,他竟然可笑的觉得温柔。疼痛并温柔着?青哥死死抓住菲利特的衬衫,强忍着疼痛让自己不喊出声,可笑可笑,为何在他面前就不想尖叫和哭喊?
        “我看你在阿诺进食的时候,那个惨叫声更好听一些呢。”少年似乎在温柔的呢喃,他又微微一笑:“你不用忍,不忍的话,有奖励哦。”
        青哥儿浑身因为疼痛而抖动着,听了着话他却丝毫不为所动。
        “对你……不……叫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哭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……示……弱。”
        菲利特在他脸颊游动的手一停,过了许久,他一笑:“还记得我骗你的事啊。”他的面色并不好,十分阴沉,可说出的话让人听起来却是轻快愉悦的:“好了好了,不欺负你了,哎,我带你回家吧。”他将青哥儿抱起来,离开了。
       其他一直没有进食的少年看着他的背影欲言而止。
       “什么啊!”待菲利特走远,阿诺才恨恨的骂出声:“不就是一个血牛嘛!”
        悲剧,这是一个悲剧。青哥儿蜷缩在菲利特怀里想着,菲利特的怀抱很温暖,总是让他忍不住放松警惕,菲利特的心跳声也能让他很心安,菲利特身上有一股其他魔域人没有的清香,让他第一眼看到他就想凑过去仔细闻,然后贻笑大方的跌倒在他怀里。让他被他轻易的套话,最后,换得如此下场。
        “青哥儿,到家了。”他柔声说。然后是木门被推开的吱呀声,这是菲利特仿照他原先的家建的,随后菲利特把他放在柔软的床上,“你要喝些什么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今天我冲动了,是我不对,青哥儿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忍不住了,可是你不乖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给我装傻,我就生气了。”他絮絮叨叨的解释着,像一个做错事却假装理直气壮的孩子。青哥儿很累,他沙哑着声音说:“你走吧,让我静一下。”
        菲利特安静下来,眼睛却不离青哥儿,只是从工厂走回家的路,青哥儿的伤就好了许多,只是脸上还有的血迹看起来有些骇人。他起身从水缸里舀了些水把毛巾打湿,又坐在青哥儿旁边为他擦脸,这些照顾人的事儿他之前是不会的,是青哥儿教他的。
        他不喜欢想起从前的事儿,这会让他觉得很残忍,无论是对他还是对青哥儿,尽管他对青哥儿做的已经很残忍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还不走!”
        青哥儿猛的起身喊道。他的眼睛已经复原了,金色的瞳孔愤怒的看着菲利特,同样颜色的瞳孔也看着青哥儿,却是沉静至极:“不能丢你一个人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悲剧,这是一个悲剧。青哥儿一拳要砸过去,却被少年微微一挡,两人倒在床上,菲利特的唇覆在他的额头上,两人均一愣。
        他喜欢上了他的仇人。
        悲剧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评论

© 小心情 | Powered by LOFTER